「旧版本的贪玩娱乐」走廊里加床等待手术的大叔和喝百草枯的男人...!

2020-01-11 14:37:08

「旧版本的贪玩娱乐」走廊里加床等待手术的大叔和喝百草枯的男人...

旧版本的贪玩娱乐,朋友的父亲在我们医院住院已经有好几天了,因为最近老上夜班一直也没能去看望老人,今天早上特意早来抽了个时间去看望。很多科室的病房里都比想象的要忙碌,就像我今天早上去的脊柱外科就远比我想象的要忙碌的多,七点半还不到,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在忙碌了,病房里随处可见抱着病历夹子准备查房的医生们,也随处可见忙着做晨间护理的护士们。我没有想到脊柱科居然加床,而且加床之多超出了我的想象,朋友父亲的床位也是走廊里n多加床中的一张。

朋友的父亲蜷缩在床上,不过58岁的年纪却给人风烛残年的感觉。倒是朋友的母亲看起来开朗健谈的样子,我去的时候大姨正在打电话,看到我后大姨很快的挂了电话。我跟叔叔问好,但是反应淡漠。大姨说他耳朵聋的厉害,让我不要介意。我一直觉得医院的病床就是一根金箍棒,这张床可以把所有的人打回原形,可以把社会功利附加在人身上的层层锦衣剥离干净。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,此刻共同的身份就是病人。朋友的父亲安排的今天的手术,我安慰了老人一会就下楼了,祈愿老人手术顺利、身体早日安康。

从病房下来后去科里接班,忙忙碌碌的一天里上演着急诊科永不落幕的话剧,忙碌永远是这里的主旋律 。

下午的时候去监护室帮忙,监护室里住了一个百草枯中毒的病人。百草枯中毒的危害和结局大家都知道的,这个男人喝完后就后悔了,先自己去了县医院洗胃,又去了人民医院做了两次血液滤过,后转来的我院。今天在我们这里是第二次做血液滤过,父母都很积极,今天老人还自己出去买的中药,熬的绿豆汤,手里还拿着两包不知名的药物,老人用自己的努力在祈祷奇迹发生。我进去的时候病人在做血液滤过,病人的血象指标已经显示了严重的肝肾功能受损,食道也有损伤,一直在吐血性的分泌物。病人因为食道受损的原因,说话也已经很困难了,但你依然可以从他的眼神里读出那种对生的渴望。同事小声跟我讲:昨天的时候他还问了好几次什么时候能回家,对自己很有信心。回家,家应该是回不去了,但是谁又说得出这么残忍的话那?明明现在意识尚好,明明病人自己感觉尚好,明明家属也满怀希望,明明所有的人都想回家,都觉得能回家,你怎么跟他讲,一切都是假象,一切都是虚幻,一切都是拖延和对抗,一切都改变不了结局那。

这会已经接班了,今天的白班就要顺利结束了,这是普通且寻常的一天,这是属于一个护士的一天,这也是属于一个病人的一天,这更是属于所有人的一天。

上一篇:4S店让我们换“火花塞”该不该换?告诉你需要换的标准
下一篇:中民投债务危机不断发酵 是酝酿反击还是苟延残喘?

Copyright 2018-2019 nuninuna.com 京当秦淳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